您所在位置: 信用研究 >> 省级信用研究 >> 新闻详情

如何打掉“账号黑市”?

发布时间:2018-12-26 | 来源:南方日报 | 专栏:信用研究
分享到:

  一个注册并使用一年以上的微信号卖到200多元;一个带有热门评论的微博账号标价500元;一个百万粉丝、无违规可直播的快手游戏账号开价可达六位数。《经济参考报》记者近日调查发现,无论是微信、微博等社交平台,还是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和直播平台,其账号都有人在网上专门注册并倒卖,已形成一条成熟的恶意注册和养号黑色产业链。

  账号本身并无价值,是账号的数据链、关系链、沉淀性等,让它有了价值。一些账号之所以能被倒卖,甚至“黑账号”也可以被人为制造出来,大约就是看重了它的“潜在价值”。首先,它可以用来制造大量黄赌毒、电信诈骗场景,有的组建了“彩票群”“红包群”等,实际作赌博之用,有的假扮商家或平台客服,广撒网、钓大鱼,有的被用来做一些色情、售假的“地下生意”等。其次,为有别于“僵尸号”“机器人”等,一些账号被人为地“养”了起来,他们被系统认定真实可信,却大量地参与刷单炒信、“薅羊毛”等,严重扰乱了当前的网络信用环境。统计显示,目前约有12000个互联网平台受到恶意注册的困扰,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研发中心明确指出,网络犯罪持续呈现大幅上升态势,恶意注册和养号已经成为滋生助长互联网犯罪的核心利益链条之一。

  “账号黑市”作为一条完整产业链,涉及产号、养号、销售等多个环节。但就本质来说,还是想千万百计绕过当前的网络实名制,这值得警惕。因为从某种程度上说,网络实名制是互联网法制的基石。互联网自身具有“匿名隐身”特性,网上网下虚实不对应是普遍问题,推行实名制不仅能对各种乱象做到有迹可查、有踪可循,对网络诚信建设、未成年人和消费者权益保护等也都有积极意义。当前,随着网络实名制全面推行,“黑账号”的空间越来越小,但依然有个别乱象:在地下交易市场,身份证号和手机号被打包买卖;有虚拟运营商至今还能提供无需验证的170、171号段;不久前,公安部发现长沙一家公司与多省运营商“内鬼”相勾结,利用未激活的手机卡,虚假注册上百万个互联网平台账号。凡此种种,说明要推进实名制无死角全覆盖,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。

  全面推行网络实名制,可以从源头遏止恶意注册和养号这条灰黑产业链。从技术层面上看,市面上还存在一些恶意注册程序,某些网站和平台识别“机器人”不准确,对实名制的要求还不完善,应该要求切实履行职责,落实好相应的技术责任;从法治层面上看,应该织密法网,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、计算机程序工具罪等进行严厉追究,明确恶意注册的定义、边界和代价。当然也要看到,网络实名制向纵深发展,还面临着一系列的表达自由、个人隐私的疑问。目前我国采用的“前台自愿、后台实名”原则,是一种比较成熟可靠的方式。但也要制定较为匹配的个人信息保护条款,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、使用个人信息的目的、方式和范围,对个人信息安全充分负责。只有这样,才能发动互联网用户自觉地拥护网络实名制。

  也要看到,恶意注册及养号黑产并非发生于个别互联网企业,而是广泛滋生于互联网行业,与下游多种违法犯罪密切相关。必须依靠多方联动,让公安司法机关、工商管理部门等共同建立预警、信息共享机制。

南方日报 | 2018-12-26
信用江西宣传周

请进行滑动验证

x